2019年6月22日星期六

新詩結集(九)雨傘



開在馬路的雨傘,
不等風,不等雨,正傷痛無限。


失在馬路的雨傘,
力已竭,氣已盡,更迷路不返。


死在馬路的雨傘,
皮破了,骨斷了,再合不上眼。


開在馬路的雨傘,
再衝鋒,誓要排除萬難。


失在馬路的雨傘,
同結伴,相互迎難再攀。


死在馬路的雨傘,
盼保佑,今夜星光催璨。


開在馬路的雨傘,
人靠著人,傘叠著傘,
合力同心,定會花開燦爛,
自由平等,笑面常在人間。








大清留美幼童記



       1868年中美簽定互惠協定,容許中國學生
到美國的公立學校讀書。身為首位在耶魯大學
畢業的中國人容閎,說服了其上級曾國藩和李
鴻章,一起上書朝庭爭取中國學子放洋海外,
因為他們明白,只有吸取西方的先進知識,中
國才有富強的希望。


       自1872年開始,清政府連續四年每年派遣
30 名學子遠渡重洋負笈美國。這120名幼童在
美國從小學開始進行為期 15 年的學習計劃。
這些幼童在海上航行整月才抵達美國西岸三藩
市,再轉乘火車橫跨美洲大陸,最後在麻省的
春田市入住接待家庭。


        這些拖著長辮子的中國小男孩,從此在陌
生的國度開始學習當地文化。他們大部份成績
優異,並考進了哈佛,耶魯和哥倫比亞等頂尖
美國學府。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民國第一位
總理唐紹儀和香港人熟識的周壽臣爵士,正是
其中的表表者。


        但是,在清庭的保守派眼中,這些身穿洋
裝滿腦子西方思想,不拜孔子而改信基督教,
甚至把辮子剪掉的留洋學子,全都是背叛祖宗
的罪人。最後清政府在1881年,決定取消留洋
計劃,並把他們全數召回中國。


        這批已是成年的準大學生,被遣送回國後
,朝廷對他們大加訓斥,並要求他們牢記大清
禮教,端正思想,放棄西方那一套自由反叛精
神,以後要死心塌地為大清服務。這些學子身
上流著的已是自由平等的血液,面對著如此的
反差,真是欲哭無淚。


        最後,他們被派入政府的各個部門担任要
職。可惜,大清朝庭只視他們為有學識的工具
和棋子,部份進入海軍系統的學子,更在隨後
的中法馬尾海戰和中日甲午戰爭為國捐軀,死
時還不到 40 歲,中國栽培的一代人材,就這
樣全部浪費殆盡。


        香港自鴉片戰爭以後割讓給英國,港人生
活在西方自由思想的環境下已達百年。在中共
政府眼中,我們這些流著自由民主血液的香港
人,全是背叛祖國的罪人。


        香港九七回歸中共,仿佛像當年被強行遣
返回國的留美學子。今日香港不需要有政治理
想的人才,反而唯利是圖,毫無人生價值觀的
奴才,才是國家急之所需。


        香港百年所累積的自由基業和民主意識,
歷數代培養出來優秀的人材,將一起埋葬在中
共暴政的手上。現引用當年梁啟超對留美學子
的一句事後感語:


         「嘆息之外,別無他言。」


以上資料參考自︰

「大清留美幼童記」       錢鋼
「中國近代百年波濤」  吳羊壁
「丁日昌與近代中國」  丁新豹,周佳榮







2019年6月19日星期三

新詩結集(八)懷念



我獨行於美麗的海灘上,
陽光正照著沙灘,也照著大海。


閃爍的沙,
寧靜的海,
悠閒的天正飄浮著幾片白雲。


忽爾,
妳走到我的面前問︰「你在等誰 ?」
我微笑回答︰「不等誰,正是等妳 !」


.....................................................


當妳飛奔而去,
陽光也跟著悄然溜走。


忽爾,
我在夢中驚醒,
但是,我已走不出荒涼之地。


.....................................................


我們,
如海鷗與波濤般相遇,
碰上了,走近了。


海鷗飛去,波濤盪開,
我們,最終也分別而去。


.......................................................


親愛的妳,


謝謝妳稱讚我的記性。


妳說我,幾乎記得,
那個冬天,妳所說的每一句話。


噢 !
我怎會把那些忘記 ?
它們是 ───「妳的」話啊 !


曾經和妳度過一個可愛冬天的人


......................................................


告訴妳,
妳並不寂寞。


因為妳有,可以懷念的人,
同時,也有人,正在懷念著妳。


......................................................


以上部份內容取材自︰
「English Letters To Jenny」  舒巷城   著








2019年6月18日星期二

雞蛋與高牆


      2009 年 2 月,村上春樹在以色列出席文
學頒奬禮致詞,有以下一段說話:


      「假如這裡有堅固高大的牆和撞牆即破的
蛋,我總是會站在蛋的這一邊。不管牆有多對
,蛋有多錯,我仍然會站在蛋的這邊。正確與
否,就讓其他人去決定。若小說家為了任何理
由,站在高牆那邊去寫作,那麼這位作家還有
多大價值呢?」


       當時以色列政府空襲加薩地帶,做成包括
老人和兒童在內,超過一千人喪生。日本輿論
要求村上春樹應拒絕前去耶路撒冷領取該奬項
,否則將會發起抵制其作品。


       村上最終決定前赴頒奬典禮,並在以色列
總統貝雷斯面前,公開批評以色列的軍事行動
。同時道出他寫小說的理由,正是要凸顯人性
的尊嚴,藉著生死情愛的故事,去嘗試讓讀者
哭泣,畏怯和發笑,讓每人獨特珍貴的一面得
以展現。


       他把體制比喻為高牆,擁有著各種軍事的
力量,又把被擊潰和射殺的非武裝市民比喻為
雞蛋。每個人都像一只雞蛋,因我們也有著一
個不何替代的靈魂和包著它的脆弱外殼。


       我們都是一個個的人,也是面對著高牆下
的,一顆顆脆弱的雞蛋。那體制本來是應該保
護我們的東西,但有時會獨立起來,冷酷、有
效率和有系統地開始對付我們,並讓我們去傷
害別人。


       我們實在沒有勝算,因為牆太高太堅固而
且冰冷。但我們有著獨一無二的珍貴靈魂,而
體制卻沒有,只要我們全心相信靈魂彼此融合
,所能產生的溫暖和力量,才會有戰勝極權體
制的希望。



以上文字部份取材自:
「蛋和牆」耶路撒冷奬.得奬感言   村上春樹



香港加油!










 

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

胡越的故事


 
異地喜相逢
靈犀早暗通
急風吹夢散
恩愛盡成空



電影「胡越的故事」內容:


      胡越(周潤發)是越南來港的難民,在筆
友李立君(繆騫人)的幫助下在港等待移民外
國機會。筆友二人素未謀面,卻早建立深厚友
誼和好感,但胡越礙於身份懸殊,因而婉拒了
立君的愛意。


      其間胡越認識了同為難民的沈青(鍾楚紅)
,由於二人有著相同的背景,所以甚為投契。
一次在花墟的警察追捕偷渡客事件,令兩個同
是天涯淪落人,感到彼此間有著相同的恐懼和
過去,亦認定了對方是自己的心靈依靠。


      在一次偷渡往美國的旅程中,二人被轉賣
至菲律賓當上了妓女和殺手。胡越為了拯救沈
青,把黑幫老大殺掉,不幸,沈青也在逃亡中
意外被殺。最後,胡越把沈青的屍體葬在大海
,盼望她的靈魂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


      電影開始時,胡越正從越南乘難民船飄洋
到香港,而影片結束時,胡越把沈青葬在菲律
賓的海上,然後自己再前往美國。開始與結束
也在海上發生,首尾呼應地表達著人生的困局
和無奈!


擁有,盼望,落空,
仿佛一切,又重回當初,
仿佛一切,仍飄泊下去。



這是愛,
似驟來,今朝已驟然失去。

是場夢,
淚若泉湧,再無法牽動。

空歎息,
心仿似,天邊一只孤鳥,

影孤隻單,
悲世事,常變幻,轉眼一空。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 三十


      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集,共收錄了一百五
十四首詩。其中,第三十首轉折玩味,個人甚
為喜愛:從幽怨入題,繼而層層叠叠推至哀絕
無助。最後才主題顯現,由酸苦轉為甜蜜,令
人欣慰喜悅。



     特將此詩,以排句形式化為中譯文本:



往事,跟寂靜悄然而至,
今夜,與記憶問候寒喧。

遺憾,卻留下了點點慨嘆,
歲月,愛伴隨著淡淡哀愁。

誰料到,我會盈眶熱淚,
更害怕,你令夜更深沉。

哭聲,喚起了忘記的哀痛,
淚水,浮現了昔日的創傷。

我為舊日的哀痛,再次哀痛,
我為從前的悲傷,再次悲傷。

種種的舊恨,在頑強進襲,
滾滾的淚水,正奮力償還。

但只要想到 ........ 親愛的你,
一切自當會 ........ 化悲為喜。


⋯⋯⋯⋯⋯⋯⋯⋯⋯⋯⋯⋯⋯⋯⋯⋯


When to the sessions of sweet silent thought
( 往事,跟寂靜悄然而至 )

I summon up 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
( 今夜,與記憶問候寒喧 )

I sigh the lack of many a thing I sought,
( 遺憾,卻留下了點點慨嘆 )

And with old woes new wail my dear time's waste:
( 歲月,愛伴隨著淡淡哀愁 )


Then can I drown an eye, unus'd to flow,
( 誰料到,我會盈眶熱淚 )

For precious friends hid in death's dateless night,
( 更害怕,他令夜更深沉 )

And weep afresh love's long-since cancell'd woe,
( 哭聲,喚起了忘記的哀痛 )

And moan the expense of many a vanish'd sight.
( 淚水,浮現了昔日的創傷 )



Then can I grieve at grievances forgone,
( 我為舊日的哀痛,再次哀痛 )

And heavily from woe to woe tell o'er
( 我為從前的悲傷,再次悲傷 )

The sad account of fore-bemoaned moan,
( 種種的舊恨,在頑強進襲 )

Which I new pay as if not paid before.
( 滾滾的淚水,正奮力償還 )


But if the while I think on thee, dear friend,
( 但只要想到 ........ 親愛的你 )

All losses are restor'd, and sorrows end.
( 一切自當會 ........ 化悲為喜 )


⋯⋯⋯⋯⋯⋯⋯⋯⋯⋯⋯⋯⋯⋯⋯⋯


      你有否試過,在哀傷來襲時,想起了他便
化悲為喜呢? ————  很喜歡這刻的喜悅,
更喜歡這刻的甜美。
   








2019年6月7日星期五

公投


      2019年6月9日是香港的公投日,送中條
例是民意暴怒的激發點,隨著藥引的燃起,特
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在6月9日遊行之後定必
被香港市民「一人一腿」踐踏得蕩然無存。


      中共打著遣返台灣殺人犯的幌子,意圖突
破香港法律關卡,任意逮捕遣送,甚至凍結充
公他們眼中敵對份子的生命和財產。而香港特
區政府公然狼狽為奸,無視社會大多數人反對
而企圖強行立法,正是激發這次遊行的始作俑
者。


      自傘運失敗告終,香港無論在民生,政治
上也是每況愈下,貧者愈貧而暴富者則愈富,
社會矛盾早已到達兩極對峙的爆發邊緣。人人
生而平等,但當權者卻自覺高人一等,任意剝
削他人的權利、財產甚至生命。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忍辱沉默不會
換來當權者的尊重,反而更令惡行昭彰。生活
上的困難潦倒,可以胼手胝足迎難而上,但是
發聲抗議表態的自由,難道你也甘願自我沉默
和放棄嗎?


      如果說:生存只求溫飽,不求波折!那麼
,人與畜又有何分別呢?你寧願卑躬屈膝做當
權者豢養的家畜,還是用自己雙腿上街,走出
自己的原則堅持,走出自己的心聲盼望,走出
自己美好的香港呢!








2019年6月4日星期二

榮歸


       1986 年蘇聯新一代領導人戈爾巴喬夫,
提出開放與重建策略,美蘇兩大國間的冷戰關
係開始緩和,文化交流活動亦重入正軌。一天
晚上,莫斯科音樂學院門外貼上了一張白色海
報,簡單地寫著「荷洛維茲。美國」但消息不
脛而走,瞬間已傳遍整個莫斯科。


      年過八旬的荷洛維茲,老遠從美國飛到蘇
聯演奏行頭可謂不小。美蘇雙方除了要款待他
的夫人之外,亦要安排他的家厨、管家、調音
師等一干人隨行,還有不可或缺的私人九尺史
坦威三角琴。此外,列根總統更親自寫信向荷
老保証,有美軍日夜守護他的鋼琴免受滋事份
子破壞。


      四月二十日的鋼琴獨奏音樂會,開始前一
小時已全場滿座。門外有著大批買不到票的人
伺機進場,秩序終於失控群眾一擁而上,直往
演奏廳衝入,另外還有超過三百人拿著假票冒
然入場。最後,整個演奏廳擠得滿滿,原來三
十人一行的座位擠進了四五十人,所有通道、
門廊,亦擠滿著學生。


      音樂會還沒有開始,聽眾已急不及待地相
繼鼓掌起來。當演奏完畢,荷洛維茲六度謝幕
,贏得全場站立鼓掌近十分鐘之久,荷老自娛
地雙手指揮帶領著觀眾具節奏的掌聲,並把琴
蓋落下,如王者般倚在琴旁,看著熱情不捨的
觀眾良久,這才揮手告別。時光仿如倒流,一
九二零年十七歲的他,於基輔音樂學院的畢業
演奏,評審團一致起立鼓掌的畫面又再重現。


     去國六十一載,榮歸故土。荷洛維茲感嘆
地說:「我很是激動,這是我的祖國啊!」


上文取材自:
「黑白溢彩 荷洛維茲的藝術」  邵頌雄


⋯⋯⋯⋯⋯⋯⋯⋯⋯⋯⋯⋯⋯⋯⋯⋯


      今日是「八九六四」三十週年,有多少人
長埋國土,有多少人不能歸家。大家只能感嘆
地說:「我仍然有淚,因這是我的祖國!」










2019年6月3日星期一

音樂之美


       我用上近一分鐘的時間來調整自己的耳朵
,那琴音極其柔軟,也很寧靜,柔弱中帶上淒
美。這音樂廳曾有許多重要的藝術家中在此表
演過,但我從未聽過這樣的音色,她是那樣的
脆弱、漂浮、淒絕正纏繞著悲傷,令人難以自
拔。

 
       鋼琴家中,如有此技巧已是非常難得,但
絕少有此神妙的觸控,令琴音懸浮。史卡拉蒂
(Domenico Scarlatti)  的「b 小調奏鳴曲」
K.87 在他手上,能彈出比其他鋼琴家都不能達
到的觸控,我在哀傷的旋渦中沉淪打滾,淚流
不止。


      而他彈奏的拉赫曼尼諾夫「升 G 小調前奏
曲」已達絕美,最後一段左手部份的旋律,他
跨過右手而彈出的升 D 高音,繞樑竟近半小時
之久,那真是一個 ........ 奇跡。


       當日在莫斯科音樂學院,費茲曼阿列謝耶
夫和一眾蘇聯的當代頂尖音樂家,全被這去國
六十一年回歸祖國的同胞演出打動,全場觀眾
熱淚盈眶,甚至淚流滿面。


      他是荷洛維茲(Vladimir Horowitz)


       在紐約卡耐基音樂廳的演奏台上,仍保留
一個銅製的記號,人稱「荷洛維茲的螺絲孔」
那是一九六五年他為其復出演奏會綵排時,花
長時間找出固定安放鋼琴的最佳位置。不少鋼
琴家至今仍信服荷洛維茲靈敏的聽覺,照樣把
鋼琴放在這個這記號上演出如儀。
   

上文取材自:
「黑白溢彩 荷洛維茲的藝術」  邵頌雄

⋯⋯⋯⋯⋯⋯⋯⋯⋯⋯⋯⋯⋯⋯⋯⋯


       透過費茲曼的回憶敍述,文字與音樂仿佛
相互間在穿梭起舞,腦海中不其然交織出一幅
絕美的圖畫。令心靈中浮現出恬靜與舒泰。






Scarlatti Sonata in B Minor K87/L.33






Rachmaninov Prelude in G sharp minor
op.32 no.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