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9日星期六

翻雲覆雨


       薇龍側身躺在床上,黑漆漆的並沒有亮燈
。她睡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可是身子彷彿坐在
高速汽車上,夏天的風鼓蓬蓬的在臉頰上拍動
。但那不是風,那是喬琪的吻。


       張愛玲小說筆下,把二人晚上做愛的場景
,寫得非常美麗,女主角好像坐在高速行進的
汽車上,兩耳都是風,但那不是風,那是喬琪
的吻。可惜,幾小時後夢就破碎了。還沒到第
二天,喬琪就和花園裡的丫頭攪上了。


      薇龍終於知道,他的愛和她的愛,是兩種
不同的方式 ——— 所以,他愛她不過是昨夜
的那一剎而已。


「第一爐香」 張愛玲

------------------------------


       祥子喝了口酒,不由得多看了虎妞幾眼,
她的臉離他那麼近,越看,他心中越亂。平日
,祥子有點怕她,現在,反覺虎妞沒有一點可
怕的地方了。他自己反而變成了有威嚴與力氣
的,似乎能把她當作個貓兒似的,拿到手中。


       屋內滅了燈,天上很黑,不時有一兩顆星
剌入了銀河,或劃進黑暗中,帶著發紅或發白
的光尾,輕飄的或硬挺的,直墮或橫掃著。有
時也點動著,顫抖著,給天上一些光熱的動蕩
,給黑暗一些閃爍的爆烈。


       有時眾星微顫,使人迷亂,偶有一巨星橫
剌入天角,放射著星花,在最後的挺進,忽然
狂悅似的把天角照白了一條,好像剌開了萬重
的黑暗。餘光散盡,黑暗似晃動了幾下,又包
合了起來,靜靜懶懶的群星又復了原位,在秋
風上微笑。


       地上飛著些尋求情侶的秋螢,也作著星樣
的遊戲。老舍把小說內男女主角,酒後纏綿姿
態化作黑夜星海,流星激情地劃破夜空,最終
絢爛沒入了恬靜。


「駱駝祥子」 老舍

------------------------------

   
       他那匹白馬在樺樹林子裡奔跑起來,活像
一頭麥稈叢中亂竄的白兔兒。太陽照在馬背上
,蒸出了一縷縷的白煙來。一匹白的,一匹黑
的 ——— 兩匹都在淌著汗。而他身上卻沾滿
了觸鼻的馬汗。


       他的眉毛變得碧青,眼睛像兩團燒著了的
黑火,汗珠子一行行從他額上流到他鮮紅的顴
上來。太陽,我叫道。太陽照得人的眼睛都睜
不開了。那些樹幹子,又白淨,又細滑,一層
層的樹皮都卸掉了,露出裡面赤祼祼的嫩肉來
。太陽,我叫道,太陽直射入到眼睛上來了。


       白先勇把小說內的錢夫人和錢將軍的隨從
參謀偷情片段,用象徵手法描寫得露骨纏綿。


「遊園驚夢」 白先勇

------------------------------


       在黑暗中,我輕輕的摸過去從背後摟著了
她。我觸碰在她的耳後,輕吻著,輕咬著,我
的嘴從她耳邊向下滑動。我們的臉緊貼在一起
,在緊貼中,又移動到了她的唇邊。


       她的嘴唇正輕輕地張著,我感受到熱度與
濕度,我吻上去並包圍了她。跟著,我伸手進
到她的衣服裡 ....................


       李敖用白描寫實手法,去寫作黃色小說,
平舖直敍地描述,如何令女生寛衣解帶。作品
本身已無甚價值,而且文字技巧也著實平庸。


「上山,上山,愛」 李敖

-----------------------------

       文學作品中,文字運用技巧各有高低,如
選用同一題材來相互比較,便有高下立見之感
,文學是一門精緻藝術,要有深度和層次才顯
得豐富。







2018年12月26日星期三

第一爐香


       葛微龍在姑媽家裡已住了數月,吃喝玩樂
的頹廢生活,早已把當初來港求學目標磨滅怠
盡。姑媽家裡差不多每天也舉行派對,微龍認
識了很多人,生活過得十分寫意。


       姑媽為她安排了私人的房間,可謂衣食住
行一應俱全,而且衣櫃裡全是為她訂製的上好
衣服,微龍對著鏡子一件一件地試穿著。她心
裡雖然害怕姑媽有不正當的企圖,但晚上睡覺
時,對自己目前擁有的一切,又會感到十分滿
足。


       姑媽交往的男人很雜,家裡的傭人也很怪
。終於有天晚上,一位廣東富商送了姑媽,一
件金剛石手鐲,大家正在羡慕時,沒料到這位
老闆在微龍手上也套了一個。這個套的動作像
手銬一樣,扣上了!


       微龍知道姑媽可能要把她送給這老頭,她
不想回上海再捱窮,所以她希望在香港儘快找
到意中人下嫁。喬琪是一名花花公子,微龍以
為婚姻可以令他改變,但她換來的只是失望。


       最後她嫁給了喬琪,替丈夫「搵錢」也幫
姑媽找男人。因為她可以吸引男人來姑媽家,
又可以和那些男人交往賺錢,用來養活丈夫。


       小說結尾在灣仔街上,一些外國水兵以為
微龍是風塵女子,對她大吹口哨,剛好給喬琪
看到,生氣地說:「那些人把你當成妓女,太
過份了。」但微龍卻道:「我和她們有什麼分
別?只是她們是被迫,而我是自願而已。」


       喬琪點了一支煙,黑暗中煙頭亮了一下,
很快又陷入了黑暗。這個男人瞬間良心發現,
但也只有瞬間,往後還是要靠葛微龍去賺錢。


       張愛玲筆下描寫人性墮落的故事,可以發
生在任何人身上。微龍走出去的每一步,都有
道理,都有一點錯,但還是會走下去,因為說
得通,但當她一步一步走出去時,突然在某一
個點上,會發現自己已經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
了。雖然每一步都是合理,但結果偏偏是荒謬
的,這也是人性墮落和虛榮的必然性。


       人的一生裡,總有這麼一個瞬間,會有一
個你不喜歡的人,送上一個你非常想要的東西
,人在這個時候,才會經歷到真正的考驗。


以上內容摘自:

「現代文學課」   許子東
「第一爐香」      張愛玲









2018年12月24日星期一

傾城之戀


        有人給白流蘇的妹妹介紹了一位男友,卻
被這個離婚待在娘家的失婚姐姐搶去。華僑范
柳原邀請流蘇往香港旅行,兩人在淺水灣酒店
內翩翩起舞,共渡愛河。


        這場愛情遊戲,一開始大家都已在互相盤
算,女的要找「長期飯票」,男的在找「新鮮
艷遇」但時至今日,同樣劇情仍是天天在你我
之間上演。所不同者,是這次很罕有的以女方
勝利為結局。流蘇成功地把一名花花公子,改
造為「長期飯票」。她成就了世俗中大多數女
子的美夢。


        小說內流蘇有以下的一段心路歷程:「原
來這個男人是講究精神戀愛的!那也好,因為
精神戀愛的結果就是會結婚,正如肉體之愛往
往只能停留在某一階段,結緍反而了無希望。」
「談精神戀愛的話,我可以裝懂裝懂一下,反
正將來總是要結婚,到那時候找房子、買傢具
、僱工人,都是要聽我的。」


        張愛玲筆下的女性帶出了一種,跟傳統完
全不同的聲音,她們多麼世俗、多麼實際、沒
有浪漫只有極其現實的「飯票」問題。范柳原
和白流蘇從一開始,已為私慾而展開鬥爭,男
人的需求和女人的利益,產生了根本性的衝突


       男人是沒有現在就沒有將來,女人卻是沒
有將來就沒有現在。流蘇很清楚這個關鍵,所
以才有她對著鏡子裡的自己顧盼生姿,然後,
「陰陰的,不懷好意的一笑 ............」


以上內容摘自:

「現代文學課」許子東
「傾城之戀」   張愛玲






2018年12月21日星期五

新詩結集(一)風繼續吹



總盼望
妳有站不穏的時候

那正是
我大展身手的良機

⋯⋯

請不要假借理智之名
去蓋掩現實中的情感

⋯⋯

我們之間的距離,實在遙遠得可怕。
我費盡氣力向妳投擲自身的一切,
但你卻始終沒有接住。

⋯⋯

由於我懷疑生活,才會彼此遇上,
因為妳相信命運,所以最終錯過。

⋯⋯

只要靠著,不用說話,已是十分美好。
只要看著,只要聽著,就是充滿甜美。

⋯⋯

請繼續安睡,
我只是在妳身邊,偶然吹過的一陣風而已。







2018年12月20日星期四

老人與海


「晚餐,有什麼可吃?」男孩問
「尚有鍋黃米飯煮魚,你也吃點嗎?」老人說

「不,我要回家吃飯。要我給你生火嗎?」
「不用了,等會我自己來熱吧。再不然,就干
脆吃冷飯算了。」聖地雅哥說

「那我去替你拿魚網好嗎?」男孩道
「當然好啊!」老人隨口回答


       但事實上,並沒有任何魚網,男孩還記得
他們是何時把它賣掉的。然而一老一少每天還
要扯一套這種謊話。而且更沒有一鍋黃米飯煮
魚,這一點男孩是知道的。


       老人已第八十四天沒有漁獲了,小孩也屈
服於家人壓力下,去替別的漁船出海捕魚。他
們正是看透了艱難的生活,所以才會虛構一些
對話出來,令日子稍微擠出多些舒服點的空間
。不然,男孩就不會再跑到酒吧去,替老人張
羅一點吃的,好讓聖地雅哥,明天不會空著肚
子出海去捕魚。


       運氣來了,今天老人竟然釣上了一尾大馬
林魚,可是魚大到令他無法收線,只能揹著釣
線熬著,繩子的壓力像刀鋒一樣割著老人的背
項。聖地雅哥又重施故技,虛構了只要讓自己
把釣線換一下在背上的位置,便會令自己相信
背上的痛楚會驟然消失。

 
       僵持了兩天兩夜,大馬林魚終於筋疲力竭
繞圈浮上水面,老人用盡畢生氣力把牠擊斃。
可是魚兒太大了,沒法拉到船上,只能綁在船
邊回航。由於大馬林魚的血腥味,招惹了鯊魚
群來掠奪 ,渾身傷透的聖地雅哥,只有持續迎
擊鯊魚群的來襲。最後,老人拉著大馬林魚的
殘骸回到港口,倒頭就昏睡起來,而綁在船邊
的,只剩下一條整整有十八尺長的巨大魚骨。


       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是寫一場人魚大對
決,主角克服了一切,包括自己對大馬林魚的
勝利,也戰了自己的意志。但勝利帶來的不是
幸福的笑容,而且詛咒,鯊魚的掠奪既狡猾又
陰險,令老人沒有機會正面對決,眼巴巴地看
著牠們把大馬林魚一點點吃掉咬走。


       小說中,聖地雅哥感受到,如果了不起的
大馬林魚殺了他,那也沒關係,因他可被摧毀
卻沒有被打敗。但是,在人鯊對決中,他不能
接受鯊魚的偷襲,因那不是光明正大的決鬥。
現實中,大馬林魚是你值得尊敬的對手,但充
斥在社會上的,卻是鯊魚成群。


以上內容引自:
「老人與海」 海明威
「對決人生,解讀海明威」 楊照



      生命中最重要的價值在於,她可以被摧毀
但不能被打敗。在艱難痛苦的處境中,自我放
棄不再堅持原則和尊嚴,等同是失敗的人生。


      At the end, everyone is broken, but the
brave becomes 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

      每個人最終都會受到挫敗,所不同者,勇
敢的人能在挫敗中磨練出堅強。











2018年12月16日星期日

中國孩子


       媽媽說:「我女兒是給領導獻花的模範生
,應該不會有事。你看,領導們都全出來了,
也只是受了一點兒傷吧。」但她的女兒最終也
沒有出來,晚上在殯儀館內,媽媽看到火災後
容貌難辨的屍體,其中一名小孩,她身上正穿
著自己織給女兒的紅毛衣 ................


       1994 年新彊克拉瑪依友誼館發生特大火
災,教育局為歡迎上級官員所辦的演藝活動,
因燈光過熱自燃失火,導至 288 名中小學生
遇難。報導指當日火災發生時,有人大喊道:
「讓領導先走!」

------------------------------

       李榮老師安慰著三年二班的孩子:「別哭
,別吵吵,水一會兒就會下去了。」最後有老
師自願跟孩子留守在一起,而沒有棄之而去的
班房,也是死亡率較小的班別。水退後,教室
牆壁上留下了很多小手印,有的小小泥手印,
最高處只跟天花板差一丁點。


       2005 年黑龍江牡丹江市沙蘭鎮,因上游
水庫泄洪,但陰差陽錯當地官員失職沒有發出
疏散行動,以至沙蘭中心小學 105 名學生遭洪
水淹死。事發後,在各級班房的的水裡,只能
撈出一個個渾身掛滿了冰冷稀泥的孩子屍體。

------------------------------

       「求求你們,請不要拘留我,我家裡還有
個三歲的女兒,我要回家給她餵飯!」可是,
無論李桂芳如何解說,派出所的官員,也只會
認定是吸毒者為求解脫的連篇謊話。


       2003 年四川成都市,吸毒者李桂芳的女
兒李思怡,被發現在家中衣柜內死亡。而且屍
體已經嚴重腐爛,經法醫鍳定是飢餓至死。難
以想像小孩子看不到媽媽回家,晚上的那種恐
懼感,只能害怕地躲在衣柜內,盼著母親的回
來。

       基督教會說,因為上帝愛她,所以提前把
小女孩在人間接走 ,一切主已有安排。那麼,
你願意你自己的孩子,給上帝用這個方法把她
也接去天堂嗎?天堂裡漫長幸福的日子,真能
抵得上,這十七天無人照顧的痛苦恐懼嗎?


       佛教會說,這是她前生的孽障,所以今生
要報還。真的全部痛苦也是由前生孽障而起?
任何事情也要這樣蒙混地去解說下去嗎?


       答案已在歌詞裡唱出: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因為爸媽都是怯懦的人。
還不如曠野的老山羊,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兇光。


以上資料記錄自:

youtube【一席】周雲蓬【行到水窮處,偏要大聲唱】
網上博客「有話浩說」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2018年12月13日星期四

不會說話的愛情


        他是個盲人歌手,獨個兒來到北京闖蕩,
白天在街頭賣唱,晚上住在徧辟的北郊樹村。
有一天在地鐵行人道內,一位姑娘走到他面前
說:「走吧,別唱了!我請你吃飯去。」


        她們就這樣開始了,往後每天一起談論小
說,討論詩歌,攀談哲學。男的口述寫作,女
的為他記錄。他為她彈琴歌唱,她為他做菜弄
飯。


        但是女方的家人反對這段感情再發展下去
,加上高考壓力太大,兩人開始爭吵不休。最
後他們決定暫時分手,於是,男的孤身一人去
了西藏流浪。在途中,每晚也用磁卡掛電話給
她,有時候,夜半住處的公共電話响起,他都
會摸黑出去接,可是多半也是失望而回。


        從西藏回來後,他們還是分了手。不久,
女的考上了北大研究院,畢業後找到了對象,
一起幹上出版業,後來更結了婚。兩人雖有相
互認識的朋友,但始終沒有再見上一面。


        男的,為這段感情寫了這首歌,他把所有
的疼痛都化為歌裡的那句:「我們最後一次收
割對方,從此仇深似海。」這歌曲的名字叫作
「不會說話的愛情」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但仿佛又挺切合,這
首歌兒的內容。


        盲人歌手周雲蓬的女友,是綠妖。她是一
位倔強的女孩。愛情讓他們變成了世界上最溫
柔的人,綠妖陪著老周去了紹興,一住就是五
年。在那裡,她常常寫字,有時候為自己寫,
有時候為他寫,她用字句來編織他們的天地。


        綠妖曾對朋友說:「一輩子很長,所以要
找一個有趣的人在一起。因為有趣,實在來之
不易!」但這段感情,還是有走到盡頭的一天
,他們最後一次收割對方,往後各自奔向未來
,他們的愛情無從羡慕,只有冷暖自知。


        曾經相互戀愛,今日卻仇深似海。你去你
的未來,我去我的未來。不要再徘徊過去,只
期待更好的人到來。不要重來,不要重來。


        我會耐心地等待。幸福,可以來得慢些,
只要,它是真的 ......................


以上內容部份來自「周雲蓬」網上資料










2018年12月12日星期三

綠皮火車


       圓明園的福海是生平第一次租房子的地方
,那個房間比我身體稍為大些,剛好將就放下
一張床,床頭還可擠個小方桌,月租八十大元
也罷了。由於人窮,院子裡的狗兒老是對我不
夠親善,每次出門也要注意跟狗嘴保持一定距
離,小心翼翼地貼著牆背蹭出去。


       房東李大姐跟警察比較熟,且在公園裡管
船,可以免費划,所以我們那個院子總是住得
滿滿。偶有北大的姑娘來找我們玩,請客也請
不起,唯有去福海公園,向大姐借一條船,再
買兩瓶啤酒泛舟湖上,也挺節約又浪漫。


       大姐看我雙目失明生活困難,主動邀我和
她們家一起吃飯,她們吃啥我吃啥,每天多交
兩塊錢就是了。那時候,我賣唱也能掙點錢,
每天到海淀圖書城唱,晚上回到家,大姐幫我
數錢,用橡筋兒把一毛錢的捆在一起,一元的
又綁成一束。


       大姐數錢的熱情非常高,偶爾發現錢堆裡
鳯毛麟角的十塊錢,總會驚喜地大叫:「小周
你發達了!」弄得我晚上回來清點收入,成了
全院子的重大儀式,鄰居們都歡天喜地跑出來
,圍在大姐身傍伸著脖子在湊熱鬧。


       全院子裡,算我有兩個賣唱,兩個畫畫,
一個寫作,可謂兵種齊全。每逢春節,回不了
家的人,全都上了大姐家的年夜飯桌。大家當
然不能白吃,會唱的高歌兩首以祝酒慶,寫作
的寫春聯,畫畫的,則畫點鳥兒魚兒,來個吉
利吉利,記得有個畫家,他一高興,還給大姐
畫了一張巨大的美元貼在牆上 ............


       周雲蓬,1970 年生於遼寧,9 歲失明,
10 歲就讀瀋陽盲童學校,1994 年長春大學特
殊學院畢業。有一天,毅然放棄工廠固定工作
背著結他去北京改行唱歌,從街邊唱到地鐵再
到酒吧不斷跳槽,從園明園到樹村到香山,不
停搬家。


       有一天,他在香港佐敦唐樓內,辦了個小
型個唱,狹小的空間,卻擠滿了一屋子人。當
唱起這首「買房子,賣房子」全場掌聲雷動,
反諷的歌詞令人叫絕。原來,你我他早已活在
舖天蓋地的荒誕中!


以上文字摘自「綠皮火車」周雲蓬 散文集








2018年12月5日星期三

語文小趣味(一)


      鈔票是具有法律地位的一種票據,因此鈔
票上的用字絕不能馬虎從事。2007 年香港特
區政府容許「圓,元」並用,從此港幣上的圓
字各自表述在三間發鈔銀行的紙幣上。


        本地銀行「滙豐」率先標奇立異,改
「圓」為「元」。需知「圓,元」通用,只限
於鑄幣時才可用「元」(因古稱鑄幣為「銅元」)
而紙鈔則不可以此來引用之。


      日常生活中「元」字便於街頭買賣,但正
式場合則當用「圓」字。在法定票據的鈔票上
用此「圓」,自然較彼「元」來得莊重得體。
否則,「圓,元」之前不必用上中式大寫數字
如︰「壹、貳、伍、佰、仟」而棄「一、二、
五、百、千」矣。


      中台二地,均以「圓」字為鈔票法定字體
,雖然國內使用簡體字「圆」,但對應於繁體
字來說,也是一個「圓」字。


      韓國的貨幣雖稱為 won,但中文則寫成
「圜」字,其實這正正是古代的「圓」字。而
日本貨幣的「円」字,是來自日語漢字「圆」
,其讀音 yen 也和「圓」音相近。


      世界各國對鈔票用字,莫不謹慎嚴肅,唯
香港特區回歸祖國後,卻自我綱紀崩壞,制度
廢弛。


        朝鮮國的「圜」是包含了華文傳統精綷
        日本國的「円」是體現了中文字的蛻變


      香港特區的「元」只能說是一種輕率與無
知,她既失去了傳統的價值,更談不上有嶄新
的內涵。


以上內容部份引自「語文求真」曾志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