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

伊豆舞孃


       我是一位來自東京的高校生,這趟伊豆半
島之旅,邂逅了一團巡迴藝人並結伴南下。途
中,我被十四歲舞孃薰子的清純所吸引,萌生
了微妙的情愫。由於我不帶輕蔑的態度,博得
了藝人們的好感,也令到年輕的薰子喜歡親近
我。


       從途中相遇開始,她禮讓坐墊、送竹仗、
揮塵土、下五子棋、乃至聽我唸書給她聽。有
時候,我們眼神相接,她隨即害羞臉紅,心慌
意亂。這些情竇初開的表現,早已盡入薰子母
親的眼裡。


       笑容像綻放花朶的薰子,確實吸引著我,
而最為動人是她的純真。那次我跟她姐夫榮吉
相約去溫泉,她在遠處的浴場看見了我們,竟
興奮得赤裸著身子跑出浴場門口,向我們大聲
叫喊和揮手。她那白哲的胴體,予人有清純無
邪之感,那種富有自然韻味的潔白與純樸,令
我心靈產生了淨化的作用。


       這次結伴一起的伊豆之旅,沿途各個村莊
也不歡迎這類巡迴藝人,茶店老嫗輕蔑地說:
「只要有 "客人" 的地方,就是他們的落腳處」
下雨的晚上,我聽見舞孃們受邀去料亭表演,
我期待著表演結束後,他們會路經我的往處,
但也苦惱著,舞孃會否被客人所 "玷污"?


       由於當時社會有強烈的階級之別,所以薰
之母親知道我和薰子終究會分開,太親近只會
帶來情感的傷害。轉眼旅途終結,我不得不返
回東京,起程的那天早上,只有榮吉來送行,
在我失望之際,原來薰子早已在碼頭等候,我
有千言欲吐,但她卻只是低頭不語。


       我乘船離開碼頭,欲言又止的薰突然在岸
上向我揮動著白色手帕,但一切已無法挽回。
我腦內一片空白,涕淚縱橫,薰子也帶著絕望
和倔強,消失在映像之中,這就是我的伊豆之
旅。


       川端康成十八歲考上東京第一高校,隔年
初秋首次單獨去伊豆旅行,與巡迴藝人邂逅,
更愛上了伊豆風光與僻遠寧靜之美,在乍晴還
雨的天城山坡道上,他結識了一位年輕舞孃,
就此展開著他的人生故事。


       十年後,川端出版了「伊豆的舞孃」自傳
式短篇小說,從兩人邂逅到分離,愛情還未及
開始發生,便以結束。就像櫻花一樣,花開鮮
艷卻短暫,花期蓬勃而淒傷。莫非只有悲傷之
愛情才會永恆。











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

聲律啟蒙


        「雲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來鴻對
去燕,宿鳥對鳴蟲。」簡單幾句話,諗來不僅
聲調和諧節奏響亮,而且更覺韻味無窮。


        原來︰風、空、蟲都同屬「一東」韻,而
雲、雨、雪、晚照、晴空等自然景物,詞性相
同並有一定關連,結集一起的文字,給人有一
種美的享受。


        對聯也好,詩詞也好,一般都要求詞性相
對。「聲律啟蒙」作者車萬有,是清朝康熙年
間進士,平生雜著詩文不少,卻以此書最為流
傳。書內更附有「笠翁對韻」,據說是清康熙
時期,精通詞曲的名戲曲家李漁所著。


        書內以上下平聲三十韻為目錄,每韻目各
有對文三則,每則均有對語十對。孩童唸熟這
些句子,可初步掌握了音韻格律,自然地也領
會了平仄對仗,日後學詩寫詞就容易多了。


        中國文字之美,韻律是一大因素,千百年
來文人騷客創作吟咏,積累了豐富經驗,也掌
握了一些普遍規律,這個就是中國古典詩詞中
的聲律。


        大地對人海,蒼蒼對茫茫,花開等到花謝
,歡欣等到悲愴。當日正值年青的香港填詞人
黃霑先生,為電影「歡樂滿人間」填了這首插
曲「我愛的人在哪方」正是延續了詩詞之餘韻。



書籍推介

「聲律啟蒙」作者 車萬有 天地圖書出版









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

闖將令


       電影如來神掌的配樂響起,一邪、雙飛、
三絕掌等角色人物,又會從舊記憶中躍然而出
。這首在 1958 年大躍進時期的作品,以高亢
豪邁的嗩吶領奏,確有逼人之氣勢,而且旋律
曲式配合上下行重叠結構地推進,充份體現了
當時人民前仆後繼的情境,全曲表現出猛衝急
進的磅礡氣勢。


       從此曲也反映到,中樂團確是給西方交響
樂團比下去。中式大胡琴到底取代不了大提琴
和低音大提琴,可以想像在演奏過程中,把一
概西方樂器抽走,此曲將會是強橫依舊而內韻
不足。大提琴為樂曲提供了立體的深度,而此
,正是中國樂器所缺乏。


       交響樂是各種樂器互相配合之大成,當然
中西樂器也各有所長,尤以二胡、琵琶、哨吶
誠是各有精彩,而且每每在演奏過程中,橫空
出世,跳躍靈動,獨領風騷。但西方樂器卻是
種類齊全,各方兼備,把交響樂的層次感和濃
度,發揮得淋離盡至。


       一個民族的音樂在某程度上反映了其文化
,中國人給人印象總是聰明伶俐,反應迅速,
適應力強。你不用担心在外國落單了的中國人
,以小勝多正是我們的強項,反而族人間互相
靠攏在一起,會矛盾叢生,漏洞百出,弱點䀆
現。


       中華兒女空有一身本領,卻只是一個不懂
為他人設想的自私漢。幸好,現今中西文化交
流可以取長補短,有些西方價值,正正是我們
五千年文化也培養不出來的珍寶。如硬要閉關
自守冥頑不靈,換來的只是空洞的靈魂而已。


       闖將令的作曲者,是有才之仕。可惜,貪
圖富貴出賣良知,最終走上了自毀之途。


以上內容取材自 youtuber 「忘了!忘不了」












2018年10月11日星期四

淡淡幽情




把你和誓言,囚禁在心裡,
好讓她們,一起靜靜地老去。



我站在這裡屏息守候,
你不會察覺,因我只是沿路的風景。



喜歡一個人,卻不敢告訴她,
就是怕,不能再默默地對她好。



有時候,含著淚張開翅膀,
才發覺,不知要飛向何處。



已忘記,為誰撐過傘,
但那人,仍還在雨裡。



當你在寂寞時,
會想起我和結疤的傷口嗎?



願你的心,
什麼也裝不下,除了對我的思念。



你離去的那個夏天,
是最寒冷的。



多麼想和你一起去旅行,
可惜,我們再沒有遠方。



想把心抛出去,
但又怕你接漏。

十一

你我依偎在一起遠望,
看見的卻是,不同的未來。

十二

我沒有哭,這個只是雨滴而已,
所以我喜歡 ............... 綿綿細雨。


以上文字部份取材自「春衫猶濕,愛的小箋」歐宗智





2018年10月8日星期一

曹雪芹(三)


        紅樓夢是一部偉大的文藝創作,而非一本
傳記文學。所謂真人真事,只是曹雪芹的創作
素作,經過他分解、剪裁、揉合,重新塑造為
另一個人,另一件事。因此,我們可以說,書
中某一角色有某一個人的影子,卻不能說,某
一角色就是某一個人。


        曹雪芹出生,已在曹家盛極而衰以後,因
此,全盛時代的曹家種種「繁華舊夢」,他只
是得諸耳聞。紅樓夢中賈寶玉的生活模式,並
不就是他十三歲以前的生活,反而他父親曹顒
,才可能有那樣豪奢的飲食起居。


        紅樓夢中的許多情節,是雪芹回京以後的
見聞和體驗,如秦可卿的喪事,應是當時京裡
某一王公府第發生的實況;而賈府裡的種種醜
態,當是雪芹在「右翼宗學」的所見所聞。曹
家雖闊,但在南京江寧只是曹寅本支寄寓,蓋
不可能有那種巨族排場。所以「紅樓夢」絕不
可視作曹氏家傳來讀。


        但是,紅樓夢中確實寫了曹家若干真實人
物,這須從「脂批」中去研究。紅樓夢在全稿
未完成前,曹氏家族在寫作上曾經有所參與,
而「脂批」中的「畸笏」極可能是曹頫本人,
因此,紅樓夢在某程度上,可說是集體創作。


        紅樓夢的寫作過程頗為紊亂複雜,是一面
寫作,一面傳抄,一面修改。而寫作或修改又
非從頭到底地循序進行,更常受客觀條件左右
。如:族人的意見,或者是作者自覺未善而改
之。但稿件材料因互相傳閱抄寫,導至經常交
錯延誤了修改的次序與時間,甚至因某一部份
讀者希望先睹為快,以至作者變更正常寫作程
序而遷就之。


        曹雪芹對「紅樓夢」是先談後寫,以至他
的圈內親友經常在等著他的稿子來看,正是如
此,雪芹才得以長期保持旺盛的創作動力。書
中的一切,雖非全出於曹家,但確是當是貴族
生活的忠實寫照。


        曹雪芹不為書中那中生活辯護或不滿,但
字裡行間卻深刻地表現了一種「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黃昏」的無奈惋惜、悵惘與淒涼。


        曹雪芹和他的紅樓夢,被人談得最多,但
是世人卻了解得最少 ....................


以上內容摘自「曹雪芹生平」 高陽



欣羡晶瑩雪,堪憐寂寞林,
正邪皆是我,虛幻到如今。














2018年10月7日星期日

曹雪芹(二)


        曹家回京後景況一年不如一年,雖有一門
闊親戚,但世態炎涼竟未能得到任何照應。而
且雍正整飭八旗紀律,限制八旗交往及分化旗
主與屬下的關係推行甚力,如獲罪回京歸旗的
包衣人家,均淒涼冷落無人存問。


        直到乾隆十四年,此時曹雪芹已三十四歲
,但只能在作為宗室教育機構「右翼宗學」當
個管理員之類的小差。在那裡,他結交了比他
小十多二十歲的敦敏,敦誠兄弟,據他們的詩
文集裡記載,曹雪芹體格魁梧,健談,飲啖甚
豪,不修邊幅,能詩善畫,但不甚精。性格狂
放落拓不羈的他,顯然已是熟透了人情世故。


        在「右翼宗學」時期,曹雪芹就已開始了
「紅樓夢」的寫作,隨後搬到了香山白旗健銳
營,境況卻愈益窘逼。此時,有位犯了罪撥歸
此營地來住的鄂比先生,與曹雪芹結成了莫逆
之交,更常在一起聊天喝酒。而曹雪芹的生活
,全靠每月四兩銀子,每季一擔米餉來維持,
雖然,敦氏兄弟也偶爾有所接濟,但極貪杯的
他,卻常花光賣畫的錢來買醉。


        在正白旗往了四年,曹雪芹的原配妻子就
死在這裡。乾隆二十年春天,大雨打塌了住房
,鄂比幫他在鑲黃旗營的碉樓下找到兩間房暫
住。其時雪芹生活越發窮困,全家經常吃粥渡
日,可是他創作慾卻愈益旺盛,終日紙筆隨身
邊走邊寫,生活上好像有取不盡的寫作素材。


        曹雪芹還在鑲黃旗營續了弦,但新婦不識
字,自然不能欣賞其夫作品。不過,她為雪芹
生了個兒子;可惜,在乾隆二十六年秋天,得
了喉疾死在中秋。雪芹晚年喪子,加上境遇坎
坷,因而縱酒得病,到了除夕那天也死了。


        父子兩人,一個死在中秋,一個死在除夕
,竟占上了兩個「絕日」。曹雪芹之死,新婦
一籌莫展唯有痛哭。一位鄰居老婦,這時前來
幫忙並對芹妻說:「他生前待你不薄,死了你
連一個紙錢都不燒給他。」於是,他們拿起桌
上整疊紙章,剪了許多紙錢燒給曹雪芹。


        正月初一,鄂比給敦敏兄弟報了喪,並替
雪芹料理後事,曹雪芹從此葬在鑲黃旗的地藏
溝。但送葬回來,在路上看見紙錢有字,拾起
一看竟是「紅樓夢」的底稿,於是趕緊沿路撿
拾再回曹家細看,才知是紅樓夢後四十回的原
稿 !


        鄂比又在曹家抽屜裡,發現了前八十回的
原稿和一百二十回的目錄。鄂比曾經發願想續
成後四十回,但苦於自己文思才力也有不逮,
費了數載也沒有所成。後來,他的繼子高鶚,
最終完成了他的心願。


本文內容摘自「紅樓一家言」高陽



沒有月,也不見星,
迷茫路,伴隻影。

從此,斯人失去,
剩下,千愁記舊情。






2018年10月6日星期六

曹雪芹(一)


       他是一名遺腹子,出生時祖父曹寅剛死了
三年,而父親曹顒才死了五個月。一下地就是
熱孝在身,故取名霑,字雪芹,霑有兩意,一
是霑恩於康熙特加眷顧,免受虧空之刑責;二
是霑淚於喪父之痛。而雪者是雪涕之意,亦取
義於喪服若「麻衣如雪」。


      曹家是旗籍漢人,隸屬正白旗包衣(家奴)
清室創業之初在關外採取戰鬥與生活合拼模式
,將部落子民編為八旗,再分由各子姪統馭,
往後掠來的漢人順勢分配各旗,編為「包衣」
正白旗原屬多爾袞所有,但他死後獲罪,此後
正白旗收歸天子,與同屬天子名下的正黃,鑲
黃,合共成「上三旗」。


       而上三旗的包衣,奴以主貴,成為皇帝的
家臣,受理組織「內務府」,主管宮廷內務及
皇帝私事。尤以正白旗勢力最大,因為他們是
跟隨著多爾袞最早入關,從而接收了許多好差
使。


       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璽,在康熙二年外放於
「江寧織造」做了二十年並死在任上。其子曹
寅於是受命由「蘇州織造」調任江寧,也做了
二十年,這是曹家過得最濶的二十年。


       江寧,蘇州,杭州三織造所,名義是掌管
宮中所用綢緞和物料供給,實則卻是康熙個人
的情報站和辦事處。除了監察江南大吏,還要
暗訪民情,更要籠絡江南高級知識份子,以消
弭他們的「故國之思」。


       曹寅在任內充份達成了康熙所交的任務,
而其母更是康熙的保母,自小曹寅和康熙一起
成長,一種君臣以外的情誼,外人實難理解。
康熙六次南巡皆到江寧駐蹕,曹寅曾四道作上
皇帝的東道主。而康熙更親自作主,把曹寅長
女許配給正紅旗主平郡王,因此在曹雪芹筆下
,便創造了「元妃」省親的情節了。


       康熙五十一年,曹寅患瘧疾去世,康熙命
其十九歲兒子曹顒襲職。可惜進京不久即因病
亡故,曹家突遇嚴重家難,三年之間父子雙亡
,而且還虧欠公款,必須變產清還。幸好康熙
仁厚命曹顒堂弟曹頫出繼為曺寅的兒子,並承
襲織造差使,曹家才暫免家破人亡的絕境。


       可惜,曹頫這名被康熙稱為「無知小孩」
少不更事,不能承襲家族餘蔭,令江寧織造境
況大不如前。康熙崩逝後,雍正即位全力整飭
治吏,像曹頫這樣的庸官,自是在被淘汰之列
。於是到了雍正五年,曹家因虧欠公款被抄家
回京,這時曹雪芹已是十三歲。


以上內容摘自

「曹雪芹生平」高陽
「曹寅與康熙」史景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