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西域志(二)


      我可能已迷了路,清晨的八角街空無一人,
眼前出現了兩位僧侶,我突然的闖入這條小巷,
令他們神色慌張起來,而且不由分說馬上拔足狂
奔!


      牆上,卻遺留下了他們剛張貼的一面旗子,
「雪山獅子旗」我的腦海突然喊出了這面旗幟的
名字。就連背後的公安人員,在我身邊經過,也
渾然不覺。


      忽然,前面小巷的拐彎處,傳來了叫喊聲和
鞭炮似的鎗擊聲!初春二月,在高原地帶異常寒
冷,我沿著聲音響處,終於走出了迷路,來到了
大昭寺前的廣場。


      沒有逃跑的僧侶,沒有執勤的公安,只有從
遠方前來膜拜的藏民,在進行五體投地之禮。他
們這樣的一步一拜,少說也要二三年光景,才能
到達拉薩這片聖地。


      藏人說:「每轉一次手中經輪,等於念經一
遍,而每圍繞著大昭寺的八角街走一圈,也等於
行了一次功德。


      但是,真正的大昭寺,已在二十三年前灰飛
煙滅。眼前的寺廟,只是後來再重建的地標而已
。以往的佛像、經書和高僧,早已轉世遠去了。













此文寫於:2016-05-20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